闲来邀月

闲来邀月雪代酒

【狗崽】小直男的悲惨生活【01】

听闻今日是是西方的百鬼夜行,今年竟然传到了我们阴阳寮,换上新衣的小生也想去掺一脚,便摇着折扇去了。
路上奇装异服者甚多,人妖莫辨,远远听见晴明大人挥挥手向我喊了一句。

“崽!穿得那么漂亮不勾搭个大天狗回来,我就不认你了!”

小生表示十分无奈,首先,小生已经是很成熟的妖怪了,并不是“狐崽”,可不知晴明大人这么爱称小生为崽,或许,是小生无懈可击的连击没让晴明大人找到机会打趣我二秃子吧……
唉,做式神真难,二突也不行,十二突也不行。

来到街上,已经聚集了很多奇装异服的人们和妖怪了,我远远的看见鲤鱼小姐在玩捉金鱼,十分想过去和她打个招呼,结果被河童拦下了。

“你个死基佬!想对我的鲤鱼小姐做什么!”

小生很无语的摇了摇折扇以掩尴尬。颇无奈道,“小生真的不是基佬,小生……”

话音未落,路过的跳跳一家已经扑到了我的尾巴上,跳跳哥哥不经意间还揉到了小生的屁股……
小生脸红了,但那仅仅是因为尴尬,可是河童已经不相信我的话了,甚至连鲤鱼小姐都对小生抛来了奇怪的眼神。

小生逃走了。
在看到了殴打茨木的萤草爸爸,和即使鼻青脸肿仍追着酒吞童子跑的茨木童子,和被茨木童子抱住一条大腿仍在追逐红叶姑娘的酒吞童子,和努力往晴明大人脸上摸锅灰的红叶姑娘……
小生觉得,小生已经瞎了。

一口气跑到小树林,正准备歇会儿。视野里忽然落下一片黑羽,抬头一看。

大,大天狗?!

随笔

周期性自我否定。
我了解过很多所谓成功学理论,什么高效阅读,沉浸式学习,时间规划,记忆模式等等等等,我知道的比我潜意识里以为的还多,但也如那句话,道理都懂,就是不做。
情绪波动是最大的敌人,是不可爱的小怪兽,但我打不到他,于是就随波逐流,飘飘然,反正又有另一套理论福兮祸兮。
我懂的不多,却足矣用两个对立并都信服的理论打一架,当然了这是愚蠢也劳累的,我不会去做。
但即使如此,有些时候我的行为却和我的思维意识相背而行,每当此时我都会分外痛苦,痛苦可解时,发酵升华反思提升,一步登入伊甸园。痛苦不可解时,
slow down ,to the hotbox
也许我自己都没意识到的,我对自己的要求如此严格,但我能意识到的是,如果这个要求不复,我也将不复,滑落泥沼不知所踪。
未达到至高点就已畏惧跌落。
怂。
网络如此厉害,我能肆无忌惮的撕开自己的笑脸,展露出真实又丑恶的一面。
我曾经也思考过,为什么人们喜欢在网上暴露很多,自己在生活中难以启齿的私事,现在我明白了,哪怕丑恶肮脏,那也是自己的一部分,不拎出来抖一抖晒一晒,迟早也是要霉在自己心里的。

我的选项只有一项,活着。

啊.....其实是老白发,画长了,就这样吧,强行剑道。无耻占tag,你打我啊

摸鱼,瞎叠素材

瞎几把画,姿势有参考

还是不要脸占TAG

求投喂剑道粮!

我不依我就要打剑道TAG【不要脸

【喻黄】公子遇多情

忽然风起,翠竹摇摆似狂浪,杀机暗藏。

不过困倦的车夫完全没有意识到,已有人接近了这辆在竹海中摇曳的小舟。悄无声息的,车夫觉得脖颈间一痛,再回神已身首异处,他瞪大双眼似乎还未理解所发生的一切,意识渐渐断了线。车内公子倒是比车夫敏锐些,察觉出有人逼近拿起身旁一柄长剑格挡,恰好躲开迎面一击,公子紧了紧眉头,心里算计着如何逃脱,一边还得挡住四方随时可能捅来的暗剑。好在对方似乎也并不想置自己于死地,稍有留手。过去半顷,公子已有不支,只见一把匕首就要刺来,忽有寒芒闪过,匕首落。四周刹那陷入静谧,连风都停住。

打破寂静的是一串爽朗笑声,年轻公子撩开轿帘,外面黑衣尸体散落一地,起码六七人,视线上移,目及之处是一位蓝衣剑客,解决数位敌人竞无滴血沾身。日光下他浅色瞳孔似在发光。

“在下,黄少天。”








瞎几把写,肯定未完。

山有木兮木有枝

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”

今日立春,反而雾重霜寒,披衣执剑而出,临溪默立。忽闻那人遥唤君归,顿首,扶风而去。

“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溯洄从之,道阻且长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央。”

你喜水边清凉地,甚至寒冬腊月都要拉我来湖边看薄雾冥冥,总是如此,你躬身戏水,我俯首望你。心悦君兮,君可知?
后来某日,你我饮酒花前月下,忽然情至深处难以自持,我放纵言曰心悦君兮,你不答,仅是微笑复饮。我心坠冰窟,也复饮,欲醉,见你莞尔启唇,“你我,知交也。”
心悦君兮,君知之。

如今你已成家数载,今日立春,恐是得破费置礼访之,你家小孩儿,贪吃得很。




一个脑洞,有点虐

其实只是三个配色版本


是不是只能发单张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