闲来邀月

闲来邀月雪代酒

蔡居诚•无题

算是……戏文吧。
第一视角的。
梦的内容是蔡居诚小时候通宵练剑的事,虚构的。
慎入。


不知这是几更天,四下寂静。提剑自崖边下眺,极目万里无光,唯风声烈烈。霜雪早已攀上眉目,点漆双眸暗得骇人,略施真气震碎刃上薄冰,披风带雪,冲剑痕密布的崖壁挥了挥手。“走了。”
也不知道在向谁道别,远处隐隐有鸡啼应和。

回到住处,天边尚才翻白,洗理梳整一番,借微蒙天光一瞥水镜,依稀有个白衣少年的俊朗模样,彼时眉眼还带着几分稚气,身量不高,勉强堪负剑匣,背脊倒挺得笔直。
之后,晨昏中才逐渐有稀疏人声响起,拾了剑,踏着武当第一缕霞辉飞奔到师父殿前,嘴角微微上扬,是藏不住的笑意。是了,只待那人出来,便可告诉他,“师父!您昨日教的剑诀,徒儿学会了!”

可是那日,师父不在。
我独自站在殿前,从晨光熹微等到月华初上。
师父终于来了,牵着一位半大孩童,邱居新。

陈年旧事恍然入梦,竞似落水画书般模糊起来
,犹记此景,不识昔情。而今梦回,颇有几分恍如隔世之感。

点香阁中无日夜,浑浑噩噩醒来,额角伤口已经结痂,昨日糊住右眼的血块也已被清理了,鬓发一遮,倒也与他日无异,只是这副衣冠下的躯体有多残破不堪,多年练武积攒下的好底子,药石折磨下也都荡然无存。拢紧外袍,竟然觉得有点冷。

事已至此,早就不再琢磨什么东山再起,只是心头尚存一念,不可说,不敢想,百般纠缠,痛彻心扉,却也说不清,道不明,话到嘴边,不过一句。

“师父……”
“能不能,再看我一眼。”




评论(10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