闲来邀月

闲来邀月雪代酒

「花羊」晴初霜旦

雨雪初霁,月色空明。


盈满桂香的小院里,一石桌,一盘棋。黑白一双人静坐石桌两侧,执黑白棋,弈这黑天白月。


顾珂拾起一黑子,轻轻在石桌上一磕,淑而落在棋盘上致命一点。


随即一声轻笑荡开了院里的那一丝凄清,白衣的道长飘飘然起身拢袖一揖 ,朗声道。

“顾兄棋艺精湛非凡,贫道甘拜下风。”


对面的黑衣大夫变戏法似的从袖里掏出一只白玉烟斗,如方才敲棋一般在石桌上磕了磕,话里含笑“那为何我每次想要教授你棋艺时你都以各种理由推脱?”


对面商茗在夜风吹拂下格外仙风道骨的身影明显僵硬了一下,脸上温润的笑意也变得尴尬起来。突然一阵香风袭来,卷起商茗颊旁一缕散发,让他不得不伸手将发丝拢到耳后,露出一节略带绯色的耳尖。


顾珂在桂香缠绕间,不由得看得痴了。愣神间竟已撑桌而起,与石桌对面的商茗,堪堪几指的距离。


商茗也被香风吹得恍惚,抬眼却见心上人近在咫尺,长久以来那些刻意压制的情愫,通通涌现了出来,极其疯狂的侵占了商茗的大脑,于是商茗微微的躬下身,闭紧双眼,带着一丝决绝,轻轻的,颤抖着,吻上顾坤双唇。


没有感受到想象中的抗拒和推阻,商茗小心翼翼的微微睁开双眼,只见自己魂牵梦绕了多年的双眸,放大了数倍的出现眼前,还盈着笑意。一瞬间的,商茗觉得鼻子一酸眼泪竟然就这么沿着脸颊划下,在月下留下一个闪烁的弧度,悄然无声的隐没在顾珂黑袍里。而回应这滴眼泪的,是一个等待了多年,也准备了多年的拥抱。

商茗觉得多年以来累积的爱慕与隐忍,都在这一刻化为了喜悦和委屈的眼泪,终于在这一刻,得已通通倾泄而出,商茗抱紧了顾珂,哭得像个孩子。


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






道长暗恋花哥多年,花哥对道长的态度也从友人悄然改变。总而言之是一个甜腻腻的告白。

两个人的故事有空写写。


其实是这个梗。

1. 告白,不使用“喜欢”“爱”等字眼。


评论

热度(17)

  1. 末途闲来邀月 转载了此文字